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馬家窯文化——黃河上游史前文化的代表
2018年12月06日 08:47:33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原標題:【溯源甘肅】

??馬家窯文化——黃河上游史前文化的代表

  網紋鳥紋彩陶罐

  勾曲圓圈網線紋彩陶盆

  神人紋彩陶壺

  甘肅省臨洮縣馬家窯遺址。資料圖

  旋紋尖底瓶

  波折紋彩陶瓶

  甘肅省臨洮縣城西南約十公里的洮河西岸,有個普通的村莊叫馬家窯村。1924年7月,瑞典考古學家安特生在此發現了幾千年前的古文化遺存,其中以絢麗的彩陶為顯著特征。從此,以該地命名的馬家窯文化和甘肅彩陶聞名遐邇,迅速走進世界各地博物館及歷史、考古學領域。

  馬家窯遺址的發現和命名

  是什么機遇讓一個外國人發現了馬家窯?瑞典人安特生本來是個地質學家,1914年,受北洋政府之邀請,擔任農商部的礦政顧問,協助尋找礦藏。后因時局混亂,在當時政府有關部門的批準下,改為尋找古生物化石和古文化遺存。1921年,他在河南省澠池縣仰韶村進行了我國第一次考古發掘,發現了我國第一支含有大量彩陶的新石器時代文化——仰韶文化。

  安特生當時認為:仰韶文化與中亞地區安諾和特里波列文化的彩陶有較多相似之處,可能存在自西向東的傳播。因此,為了尋覓彩陶文化的源頭,他不辭艱辛,在兵荒馬亂的1923年,逆黃河而上來到甘青地區,進行考古調查與發掘。在這里,他先后發現并發掘了臨洮辛店、馬家窯、寺洼山,廣河齊家坪、半山,民和馬廠、民勤沙井等著名古文化遺址,并驚喜地發現,這片黃土地埋藏了大量的彩陶。他在隨后發表的《甘肅考古記》一書中總結說:“甘肅考古,為期二年。足跡所涉,幾及甘省大半。所得結果,頗出意料所及”,對所獲得的甘肅彩陶贊美有加,稱之為“精美絕倫,可為歐亞新石器時代末葉陶器之冠”。

  由于上述發現,甘肅成為當時考古學文化發現最多的省區,同時以確鑿的事實從考古學上證實了甘肅具有悠久的歷史,并且指明,彩陶是甘肅史前文化的鮮明特征。馬家窯文化和甘肅彩陶自此步入了學術界的論壇,引起世界各國學者的廣泛關注。

  當時雖然發現了馬家窯遺址,但安特生囿于資料所限,并沒有提出單獨命名的問題。他認為馬家窯、半山遺存應歸入仰韶文化的范疇,據此,安特生將甘肅史前文化分為六期:即齊家期、仰韶期(半山、馬家窯)、馬廠期、辛店期、寺洼期、沙井期。1949年以前,學術界一般將馬家窯、半山這類遺存稱作甘肅仰韶文化。

  1945年4-5月,我國著名考古學家夏鼐,在洮河流域進行考古調查及發掘,在寧定(現廣和)陽洼灣齊家文化墓葬填土中,發現甘肅仰韶的2片典型彩陶,據此認定:甘肅仰韶應早于齊家文化,糾正了安特生關于兩者之間的錯誤排序。1949年,夏鼐在《臨洮寺洼山發掘記》中認為:“馬家窯文化便是安特生所謂‘甘肅仰韶文化’,但是它與河南的仰韶文化頗多不同,所以我以為不若將臨洮的馬家窯遺址作為代表,另定一名稱”,他首次提出,過去所稱的“甘肅仰韶文化”,應單獨命名為馬家窯文化,這一觀點,逐漸被考古學界認可并接受。自此,馬家窯遺址發現以后,歷經二十五年,被認定為馬家窯文化的命名地。1961年,我國考古權威部門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出版的《新中國的考古收獲》一書開始使用“馬家窯文化”這一名稱,并將半山、馬廠類型歸入馬家窯文化。1988年1月13日,馬家窯遺址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馬家窯文化的分布、分期與源流

  甘肅地處黃河上游,是中華文化和文明的發祥地之一,甘肅又恰好處在中西文化交流的通道之中,所以這里是探索和解決史前研究一些重大學術課題的關鍵地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甘肅的新石器時代考古包括馬家窯文化的研究進入了蓬勃發展的階段。在積累了大量考古資料的基礎之上,歷經近百年的探索,我們對馬家窯文化有了基本的了解。

  馬家窯文化,主要分布在甘肅中部地區,以隴西黃土高原為中心,東起渭河上游及六盤山,西至河西走廊與青海省東北部,北達寧夏回族自治區南部,南抵四川省北部茂縣、汶川一帶。分布區內主要河流為黃河及其支流洮河、大夏河、湟水等。但馬家窯文化的早中晚期分布范圍略有不同。早期主要分布在甘肅中南部和青海東北部、河西走廊東部。中期分布范圍已逐漸向北部、西部偏移。晚期的分布則更為向西,已達河西走廊的最西端。

  關于馬家窯文化的分期,目前并沒有完全一致的意見。有人主張劃分為四個階段:石嶺下——馬家窯——半山——馬廠,有的則認為應在馬家窯與半山之間,增加一個邊家林的過渡期。但多數人的看法是早中晚期,分別為馬家窯期——半山期——馬廠期,亦可稱之為“類型”,但其主要文化因素是一脈相承的。

  關于馬家窯文化的來源問題,主要有兩種觀點:一類認為這是甘肅中部獨立起源的本土文化,在其發展過程中,接受了仰韶文化的影響;另一種觀點則認為馬家窯文化是繼承仰韶文化而發展起來的。就目前來看,前一種觀點尚缺乏大量考古材料的支撐,難以自圓其說。從兩者的年代分析,仰韶文化屬于新石器時代中期,年代約為距今7000年—5000年;馬家窯文化屬新石器時代晚期,距今約5000年—4000年,兩者年代緊密相連。仰韶彩陶的弧形三角紋、漩渦紋等因素,被馬家窯彩陶繼承發揚。至少可以說仰韶文化是馬家窯文化的源頭之一。大約在距今4000年前后,齊家文化從東到西逐漸取代了馬家窯文化,但這是兩個各成系列的文化系統。比較清晰的是,河西走廊的馬廠類型文化因素,被后來的四壩文化所繼承。在甘肅的整個青銅文化時期,彩陶始終綿延不絕,馬家窯文化對后世仍然發揮著不可低估的影響。

  馬家窯文化的特征

  馬家窯文化的聚落遺址,一般位于黃河及其支流兩岸的臺地上,靠近水源,臺地寬闊平緩。因資料的限制,聚落的整體布局至今不甚明了。房屋多為半地穴式建筑,也有平地起建的房屋,在東鄉林家和永登蔣家坪遺址還發現了分間房屋。平面形狀有長方形、方形和圓形三種,以長方形房屋較為多見。長方形、方形房屋面積一般在10平方米—30平方米之間,屋內中部偏前有圓形火煻,門外常挖一小方形門道。房屋附近有存儲糧食的窖穴。圓形房屋多為半地穴淺坑,進門有火煻,復原形狀推測立面呈圓錐形。

  馬家窯文化的墓地在住地附近,往往位于比遺址更高的山坡上。盛行公共墓地,大多為土坑墓,有長方形、方形和圓形等,以長方形居多。晚期發現有木棺等葬具。葬式因早晚及地區的不同而發生變化,一般為仰身直肢、側身屈肢和二次葬等。墓葬內一般都有隨葬品,有生產工具、生活用具和裝飾品等。以陶器為主,少數隨葬糧食和豬、狗、羊等家畜。隨葬品在數量與質量上,都存在著差別,并且越到晚期差別越大,有的隨葬品甚至多達100余件,而有的卻一無所有。這種貧富差距的增大,深刻表明社會的分化加劇。

  馬家窯文化的經濟以農業為主、狩獵與采集為輔。1977年東鄉林家遺址,出土了成捆帶稈帶穗的碳化稷及大麻籽等,許多遺址出土的大型甕罐中,儲藏有粟。由此看來,粟和稷應為馬家窯先民主要的農作物,亦說明中國北方史前文化,粟作農業區包括了黃河上游地區。家養動物有豬、羊、雞等,補充和擴大了食物來源。

  馬家窯文化尤以發達的彩陶著稱于世,在仰韶文化的影響下,甘肅彩陶從馬家窯文化開始,進入燦爛輝煌的鼎盛階段,成就達到了史前彩陶藝術的巔峰。彩陶比例一般占陶器50%以上,有的遺址多達90%,除日常生活使用之外,還大量用作隨葬品。器型繁多、陶質堅固、器表光亮,彩繪線條流暢細致、紋飾繁縟精細,風格絢麗而典雅,藝術表現力和感染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早期年代約為距今5000年—4650年。馬家窯彩陶多為橙黃陶,濃墨重彩,兼有少量白彩。大面積彩繪、通體彩繪及內壁彩繪較為盛行。紋飾以水波紋、漩渦紋最為多見,亦有網格紋、平行線紋、同心圓紋等,還出現了生動活潑、意趣盎然的蛙紋、蝌蚪紋、舞蹈紋等。以河流百川為描繪的主題,成為這一時期紋飾的突出特點。幾乎每一件彩陶上都繪有浪花翻卷的紋飾,蘊含表達了人們對黃河母親的眷戀與熱愛之情,生生不息的黃河為世人矚目的彩陶,注入了經久不衰、永恒的藝術魅力。

  中期年代約為距今4650年—4350年。半山彩陶胎體輕薄,器型渾圓飽滿,圖案富麗堂皇。不僅是甘肅彩陶藝術的巔峰之作,而且也代表了中國彩陶的最高水平。紅彩與細密鋸齒紋的大量使用,是半山彩陶的兩大標志,也是將彩陶藝術推至巔峰階段的重要元素。最為常見并極富特點的母題花紋為黑色鋸齒紋帶與紅色條帶相伴相依,勾畫出四大漩渦或圓圈紋、葫蘆網格紋、多層水波紋等圖案,然后在主題圖案中再填充輔助圖案,形成多層次彩繪的裝飾手法。其他紋飾還有菱形紋、網格紋、弧線紋及神人紋等。彩陶造型與圖案渾然一體,造型藝術與裝飾藝術達到完美結合,無論平視還是俯視,美輪美奐的畫面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

  晚期年代約為距今4350年—4000年。馬廠彩陶又逐漸回歸于單色黑彩,但卻流行紅色陶衣。器類較前復雜多樣,紋飾圖案多有創新。代表性紋飾有四大圓圈紋、神人紋、回形紋、折帶紋、“卐”字形紋以及網格紋等。

  馬家窯文化研究的新局面

  2018年10月16日,以“馬家窯文化——彩陶藝術的巔峰”為主題的第二屆馬家窯文化國際論壇在臨洮隆重舉行,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陜西、四川、河南、甘肅的專家學者圍繞“馬家窯文化在中華文明探源中的位置、馬家窯文化的特色研究、馬家窯文化與以中原為中心的文明起源與發展模式、洮河流域史前文化研究的國際合作”等方面,展開了全方位、深層次、寬視角的交流研討和解讀分析,為馬家窯文化的研究開拓了新局面。

  2014年—2018年,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與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在馬家窯遺址進行發掘,發掘面積約2000平方米,發現馬家窯、齊家文化房址、灰坑、大灰溝等遺跡,出土陶、石、骨、玉上千件文物,采集了大量動植物標本,為馬家窯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彌足珍貴的資料。

  金屬冶煉是文明社會的標志性因素之一。早在1977年,東鄉林家遺址發現了我國時代最早的一把青銅刀,屬于5000年前的馬家窯文化早期。1974年—1975年,在永登蔣家坪遺址發掘中,不僅發現了馬廠類型的陶窯及分間房址,而且也發現了一件青銅刀。2010年—2017年,張掖西城驛遺址出土了銅器、爐渣、礦石、爐壁、鼓風管等與冶煉相關的遺物。上述發現表明,約在4000年前的馬家窯文化晚期,馬廠先民就已與西方發生了頻繁接觸,率先從中亞引進了冶銅技術,為中國青銅時代的到來作出了巨大貢獻。

  近年來,有些學者將馬家窯彩陶與中亞彩陶作對比研究,發現有些紋飾圖案非常相似,據此提出“彩陶之路”的說法,即在“絲綢之路”開通前,彩陶文化帶來了中西文化的交流與融合。

  2014年以來,外國學者的身影重新出現在洮河兩岸。這是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與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美國哈佛大學、英國劍橋大學的考古、人類學學者,對包括馬家窯、齊家文化在內的洮河流域史前文化,利用新技術、新方法,重新進行區域調查和考古發掘。2018年6月15日,哈佛大學人類學系教授傅羅文,在北京的講座上介紹了近年來的研究成果。主要圍繞“技術”而展開對制陶、制玉、農業、畜牧業的研究,指出東西方的技術交流,在距今4000年前后就已產生。

  自1924年馬家窯遺址被發現,至今已度過漫長的94載,我們探索古代人類歷史的步伐從未停止。在中外多學科學者的共同努力下,我們相信,不遠的將來,一定會有更多的成果問世。 (特約撰稿人 郎樹德)

  本文彩陶圖片均由甘肅省博物館提供。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813988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