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火車奔馳在河西走廊
2019年03月05日 08:35:29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我至今對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一次從嘉峪關到蘭州的出差記憶猶新。

  那時候從嘉峪關到蘭州,可供選擇的火車車次不多,車票也不好買到。那天運氣不錯,起了個大早,瑟瑟寒風里在窗口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買到一張當日502次的硬座車票。早上七時從嘉峪關站出發,蒸汽機車作為牽引動力,車速慢,據說途中機車的蒸汽箱需要加水和補充燃燒的煤炭,大小火車站都要停車。停下再開,“呼哧——呼哧——”,火車頭發出吃力的聲音,在汽笛“嗚——嗚——”的不斷鳴叫聲中開往下一個車站。

  擠在人滿為患的車廂里,坐在冰冷的座位上,感到無聊時站起來活動活動。穿過河西走廊的酒泉、張掖、金昌、武威,天已經全黑,列車疲憊地趕到了武威南車站。列車停下后,旅客要攜帶著行李,通過站臺,轉移到停靠的另一組列車上。雖說車次不變,通過平臺在站內轉車也方便,持有的車票繼續有效,還坐原來的座位。但經此折騰,倍感心情不爽。夜間快到祁連山脈的烏鞘嶺車站時,列車前面的兩輛蒸汽機車在牽引,后面一輛蒸汽機車在推動助力,才可以喘著粗氣連拉帶推爬上這個河西走廊海拔最高的火車站。

  暗夜在窗外流逝,蒸汽機車的喘息聲隱約在耳畔回響。海拔高,缺氧,車廂內的取暖鍋爐燒不起來,絲絲冰冷使人無法入眠。坐在寒氣逼人的座位上,感到關山迢遞,云路逶迤。借著昏暗的月光,望著無遠弗屆的原野,雖山川雕麗,阡陌如繡,想到旅途中的不舒適,也不免惆悵。

  經過一個晝夜的旅行,次日凌晨六點多才到達蘭州站。

  盡管裹著厚厚的棉襖,在列車上過一個晝夜,還是被凍感冒了。

  改革開放奏出了鐵路發展的華彩樂章。二十多年來,不但使鐵路機車牽引動力歷經了蒸汽機車、內燃機車以及電力機車的換型而不斷提速,和諧號及復興號動車早已飛馳在祖國廣袤的大地上。

  如今,數趟高鐵列車在蘭州與嘉峪關間對開,隨時出行都有到發時間適合你的列車乘坐,不用到售票窗口買票,網上購票方便快捷,電子支付簡單準確。

  上個月從嘉峪關出差要回蘭州,我像往常一樣選擇乘坐高鐵。上車后,通過移動電話,告訴母親到站的時間。母親接到電話,稍事休息,就開始搟面條,煮扁豆。

  高鐵的舒適性自不必說。啟動后,時速在數秒鐘之內達到二百多公里,無噪音,無擺動,平穩快捷。車廂內的紅色電子顯示屏上不斷滾動顯示著列車經過的城鎮、車廂內外的溫度和列車運行的時速。

  在空調機的作用下,車內溫度基本恒定,可以泡杯茶上網,也可以將手提電腦放置在小臺上悠閑地查閱資訊。高鐵列車穿山越洞,猱升蛇行,如履平地。高速運行之中,根本來不及欣賞四周瑰奇偉麗的景色,車窗外迅速后移的森然的山巒丘壑,仿佛活了起來。青色的山,綠色的畦,瀲滟的流水,十里稷稷的松壑,都拋在了后邊。祁連雪線,似乎一直在與我們的高鐵列車捉迷藏,時隱時現,時長時短,時近時遠,逍遙在車窗之外,漂浮在群山之巔,恰似白云,宛若輕煙,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似觸手可及,又只可遠觀而不能靠近。

  綿延逶迤的群山,錯落有致的城鎮,風姿綽約的農田,炎炎夏日之中令人向往的雪山和綠地,隨著高鐵列車的飛馳,一閃而過,都離我們遠去。

  高鐵拉近了城市的距離,縮短了交往的時空。

  穿越河西走廊,接近七百公里,四個小時多一點,轉眼就到了。

  歷史的膠片在慢慢回放。當你在離這個時代的放映機鏡頭最近的地方窺探故事情節時,照在銀幕上的光束錄播著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故事,背景就是這個時代熟悉的旋律。

  《楚辭》上曾說“朝發兮蔥嶺,夕至兮明光”,應該就是高鐵“河西走廊篇章”最好的解說詞。(尚友文)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192874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