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麥積山之約
2019年04月09日 08:54:00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等到一路的小村莊被我們拋到身后的時候,麥積山就在前面蹲守著,這似乎是我和它的心靈之約,總覺得它一直在等我的到來,而我總有一天會因它而來。

  一座山,柔軟了一座城市。

  當麥積山突兀地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內心是一種強烈的震撼之后的慌亂。放眼看,周圍松竹叢生,重巒疊嶂,遠處綠霧繚繞,群峰環抱,而我的面前一秀崛起,突兀俊俏,像是時光堆積的一個城堡。而一個個洞窟像是一只只滄桑的眼睛,打量這婆娑的人世間。而行人像是歲月的坐標系上的一個個點,沿著時光的脈絡探尋歲月留給我們的奧妙。一千多年的光陰在那里堆積、打磨、斑駁、脫落,凝固、暈開……歲月就在那里打了個結,柔軟而又亮麗的結。

  佛祖在石窟或者陽光下用人類賦予的他們的姿態、表情、眼神、手勢打量著蕓蕓眾生,與歲月抗衡的也只有泥土。那座山,忘記了用草木修飾,也無須流水裝點,那紅色的沙礫巖層適合滋長人類的智慧,更適合記錄時光的腳步。荒蕪了草木的枯榮,而滋長著生生不息的力量。

  那是大自然的絕版,人類的智慧巢穴,靈魂的高地,歲月的大手筆,東方雕塑館。我仰望著一個個洞窟,我的目光與懸崖上靜默的佛祖的視線觸碰,心靈瞬間柔軟。沿著懸空的臺階拾級而上,心有點慌,不知道眼神放在哪個位置就可以心安。石窟里供奉的各種雕塑靜默著,有些被歲月剝離得看不清楚眉眼了,可是依舊能感覺到表情的柔軟,光陰在他們的眼前翩躚,歲月在他們腳下婆娑。他們已經記不得是哪雙手賦予泥巴以生命,是哪雙手讓色彩鮮活,是誰的腳步在哪里踩下了第一個腳窩。有些佛龕里有佛在歲月里蹲守,在歲月的剝蝕里依舊拈花一笑,有些佛龕里空空的,唯有鳥群們的糞便醒目地在泥土上點綴著。我想,鳥兒們一定是沒有信仰的,否則不會如此輕慢任性。

  幾千年的光陰就定格在懸崖上,斑駁了的是壁畫,脫落了的是泥巴,念想才是生生不息的力量。我的目光觸碰著那些佛,他們一臉平和地站在山頭看著蕓蕓眾生,傾聽和沉默就是他們的大智慧。

  站在山巔,我也像是一粒沙子一樣柔軟而又堅硬,我和時光對峙,和陽光廝守,千年的光陰在我的面前蹀躞而行。

  走出麥積山石窟,到處都是陽光,隨處都是綠意,我似乎有一種穿越時光隧道之后的釋然與悵惘。坐在透亮的陽光下,看著遠處一片重巒疊嶂到處郁郁蒼蒼,像是密密匝匝的光陰,而面前的麥積山就像是歲月的城堡,藏著多少時光的秘密,多少指紋被指紋覆蓋,多少腳步被腳步淹沒,我的腳印也轉瞬即逝。

  把麥積山留在身后,我們就去植物園,因為天水植物園聞名遐邇,不但占地面積大,而且有南北兼備的1800多種植物。我和孩子充滿了期待,我就想象著該是多么蔥蘢的一個植物王國。

  一路上都是滿目奇花異草爭奇斗艷,姹紫嫣紅,青松似海,云霧陣陣,處處綠意滿懷又絢麗多彩,覺得心都像是一株三葉草呼吸著醉人的芬芳,似乎眼前的空氣都是綠油油濕漉漉的。植物是如此讓人感覺安心又舒心,真像是三毛筆下的,一半在塵土里安詳,一半在風里飛揚,既腳踏實地,又仰望星空,所以坦蕩自在。

  路上行人不是很多,可是有花草們可人的模樣,我們感覺腳下云淡風輕,孩子看到不認識的植物,不知名的花,一個勁地問花草的名字。其實,在植物的王國里,有沒有名字都不重要啊,所有的花名還不是人類貼上的標簽嗎,它們只是自顧自生長,自開自落自芬芳,只是有時候人類很容易把自己的心情和花兒的表情牽強附會。我也像是一個充滿好奇心的孩子,睜著迷惑的眼睛看著清心可人的童話般的世界。各種針葉林、闊葉林隨意舒張,有些地方幾乎擋住了行人的去路。

  走了很久,問問返回的行人,行人說快到了,孩子更是充滿期待。他說,媽媽,植物園里是不是有動物出沒,我們會不會看到野生老虎?我笑而不語。

  又走了不長時間,看到遠處山巔之上有座亭子玲瓏俊秀,亭子下瀑布懸空而下,我的腦袋里想到的是“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瀑布落在腳下的巖石上濺起晶瑩的浪花,隨即浪花又像是調皮的孩子一樣躲在了濃密的樹叢中,一路歡歌,我似乎聽到了浪花在打鬧、嬉戲、逗趣,每朵浪花都呼出綠色的氣息……

  幾個行人在拍照,我們再次問目的地,行人擺弄著三腳架說,這一路走來的就是植物園啊,已經到了。孩子一臉的訝異說,難道不應是很大很大一個園子,然后我們買張門票進去,導游給我們講這個植物園有多少種植物,最古老的植物有多少年的歷史,還有多少種植物只有天水植物園才有,是地球上的絕版,我們在尋找的過程中就觀賞完了?我笑著說,你不覺得最美的風景都在路上嗎?我們不是一直都在植物的王國里徜徉嗎?

  回歸的時候,我們沒有原路返回,選擇了一條車走的路,兩邊依舊是高大的樹木,等到找到一個出口時,已經把我們帶到了山腳下。

  來的時候同事就說,一定要在山下吃頓農家飯,美景配上美食,才是真的美味。路邊上也佇立著各個農家院的廣告牌,我們沿著小路下去,就看到了許多農家小院,因為也不了解飯菜質量,就很隨意走進一家,門口沒有招牌,可是門框上掛著“精準扶貧重點戶”,內心忽然有點柔軟,似乎還吃出了一種情懷。

  一家人坐在小院里,感覺好像回到了農村老家。

  小院里再沒有其他客人,我們點了個農家土雞,一家人打著牌,感覺很愜意。等到雞肉上來,孩子已經一臉的饞相了,我嘗了一口,味道也還不錯,不過,比起我們本地的飯食,還是有點粗糙,味道上欠缺了點。也許,美味永遠都在故鄉。

  回到賓館之后,麥積山的石窟像是一只只眼睛注視著我。大地的雕塑在歲月里清晰,也許會在我的記憶里模糊?可是,這樣的生命之約我豈能辜負!(吳曉明)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41952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