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鄉食雜記之鄉宴
2019年08月13日 10:16:54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在隴東鄉村,除了春節這樣的傳統節日之外,最為盛大的聚會,就算村里的紅白事了。

  對于鄉人而言,婚喪嫁娶,給孩子過滿月,為老人祝壽,在庸常平淡的生活里,這都是天大的事。親戚朋友,沾親帶故的各路人馬都會紛至沓來,村里的各家代表都會悉數到場,這樣的日子,不僅是鄉村重要的社交場合,更是主婦們一展身手的好機會。

  這些紅白事中,最為隆重的,要數娶媳婦。

  鄉下規矩,一般擇定良辰吉日之后,娶媳婦的這家人,就用上好的小麥面粉,蒸了大饅頭,去請娘舅。這饅頭,直徑一尺左右,高約五寸見許,好的大饅頭,在上籠蒸之前,上面用小刀輕輕劃一個十字,這樣出籠的時候,饅頭的頂部就會像花瓣一樣四下裂開,鄉人稱之為“笑”,再用食用紅色素點上梅花一般的小點,這饅頭看起來樂呵呵的,模樣就有了喜慶的意思。饅頭的質量和大小,笑開的程度,都會影響到娘舅家的心情,也事關主婦們的聲譽,所以都馬虎不得。

  娘舅家請好之后,過事的前三天,主人就會邀請村里手藝最好的婦人作為主廚,再挑幾個手腳麻利的婦人作為幫廚。開始買菜,殺豬,蒸饃,準備食材。豬是自家用糧食喂的,菜都是自家種的,真正的無公害綠色食品。

  廚房里的班子配齊,各項準備工作就緒之后,就要邀請村子里德高望重、說話管用,又熱心莊眾之事的人作為“總管”,邀請親房本家作為打下手跑路端菜“把席的”。過事的前一天晚上,主人會邀請總管和把席的本家團聚,一來是商量第二天過事的種種細節,二來是檢驗一下廚房里主婦們的手藝,譬如菜的搭配,味道的咸淡等。

  這一切停當之后,就等著過事。

  第二天,黃道吉日來臨,鄉村宴會也正式登場。

  一大早,主人家的門楣上,已經貼上了喜氣洋洋的對聯,院子里已經搭起了紅色的帳篷,帳篷底下,炭火正旺,喝茶的圍成了一堆;桌子上,碗筷齊整,只等親戚朋友的來臨。有些多年未曾走動的親戚到村里,一看變化比較大,房子都翻修了,路也硬化了,不知道怎么走,有些遲疑,就問村里的閑人,那誰誰家在哪,那閑人也不過多說,順手一指:“一直往前走,上個坡坡,院子里搭帳篷的那家便是。”問的人立刻心領神會,剛上坡,門前負責迎送的人見了,趕緊放一串鞭炮,院內的主人知道是來重要客人了,小碎步跑著,出得門來,大老遠地就迎將上去,一邊寒暄,一邊雙手將人家帶的禮物接過來,領到堂屋里。來客燒香磕頭,拜了主人家的祖宗牌位,行了大禮之后,就被帶到廂房里,吃面。

  這頓飯是臊子面,其實是墊底飯,客人心領神會,想著一會還要坐席,就吸溜一碗了事。

  不一會兒,客人陸陸續續來得已經差不多了。吃完面的這位,出得門來,也圍著炭火坐下,認識的,不認識的,都互相敬煙讓茶,開始了他們重要的社交活動,互相聊一些見聞,詢問一下對方的情況,無非孩子學習咋樣,老人身體如何,蘋果收入等。在QQ、微信、抖音沒有發明之前,一些鄉村的大事、奇聞怪談都通過這樣的場合傳播。

  12點,新人進門,一陣喧嘩熱鬧過后,鄉宴正式開始,鄉人稱之為“坐席”。

  最重要的親戚,新娘的娘家人,被安排在堂屋,主賓推讓之中,客人脫鞋,上炕,圍著炕桌坐下。新郎的舅家人則在旁邊的廂房里。其他各色人等,都在院子里陸續被安置著坐定。先上涼菜,一般是花生米、胡蘿卜絲、豬耳朵、肝片、粉絲、黃瓜之類。涼菜上齊之后,主人和新人先要給客人們敬酒,能喝的,不能喝的,這時節都要抿上兩盅,一來是感謝人家的盛情,二來是沾一下主人的喜氣。

  兩輪敬酒結束之后,就是鄉宴的主角,“苫碗子”開始登場。

  舊時,隴東鄉下生活清苦,許多人家都不富裕,但在娶媳婦這樣的重大事件里面,既要表現主人的豐盛熱情,又要量力而行,于是發明了苫碗這種菜。苫碗子其實是燴湯菜,一碗菜,下面兩勺素菜,是土豆片、粉條、蘿卜絲,素菜上面是一勺葷菜,一般是四片過了油的大肉片和四條老豆腐片,有些講究的,還會有一顆直徑三厘米左右的肉丸,再撒上蔥花芫荽,調上油潑辣子作為點綴,不論是品相還是味道,很是誘人。我個人覺得,在我的隴東鄉下的吃食之中,苫碗子是一項無奈而重大的發明,肉片苫住的,是鄉人的寒酸和清貧,同時也滿足了主人的虛榮和尊嚴。這種菜,有些地方也叫“膳碗”或者“蓋碗”,都過于高大上了,我私下里覺得,應該是“苫”最為貼切。

  鄉人坐席,也是講規矩的:上席不動筷子,下席的人絕對不能先動;下席沒吃完,上席即便快吃完了,也要等下席吃完才能放筷子。條件好一點的人家,每一碗都有葷菜,條件一般的人家,第二碗上來的,就全是素菜了。坐主賓位置的一般是老人,一碗沒有吃飽,第二碗又怕吃不完,浪費了,有時候就會分半碗給年輕一點的,那年輕人也樂呵呵地接了,不覺得有什么不衛生,內心里,反而覺得會沾了老人的福氣。如果客人吃得越多,說明這家請的主廚手藝好,主人臉上就有光。

  堂屋里的氣氛有點嚴肅,院子里則是另一番景象,小孩兒拿著鞭炮和喜糖在人群中擠來擠去;半大的小伙,吃了幾杯酒,猴急猴急地去鬧洞房;那些老實巴交的中年人,放下碗之后,酒量好的,則開始劃拳或者老虎杠子雞吆喝著捉對廝殺,有些酒量差的,也不消停,則在一旁起哄看熱鬧……這樣重要的場合,不喝醉幾個人,主人顯然不夠盡興。酒量酒風都好的,即便是喝大了,時隔多年,也會被人們傳為美談,會受到鄉人的敬重。

  堂屋里的主賓吃得紅光滿面,抹著胡須的當兒,瞅了一下院子里的客人,也都吃得差不多了,便感謝主人說:“今兒個吃飽了,也吃好了!”主人唯恐不夠熱情周到,照例還是要再勸擋一番。但老者已經下炕穿鞋。院子里的眾人見了,仿佛得了無聲的號令一般,都各搖搖晃晃地起身離席。

  這鄉宴,就告一段落。

  第二日,吃了新媳婦的試手面,辭謝了總管、親房本家、廚房里的一干人等之后,這事就算過完了。有剩余的饅頭、菜,大都分給了鄰居和幫忙的人,一點也不浪費。其他紅白喜事,除了禮儀的差別之外,在吃食上,都和娶媳婦一樣,大體一致。

  不過,上面的這些場景,已經在我的老家日漸式微。城鎮化帶來的影響也正改變著隴東鄉村生活的秩序和內容。許多衣兜鼓起來的鄉人,開始照搬城里人待客的方式。遇到重大日子,會按桌論價,邀請城里的廚師下鄉。戊戌年冬天,去鄉下給一個朋友的父親燒三年紙。在我們這邊,老人去世的當年,葬禮上的吃食一般簡單,二周年只是親戚本家過,三周年燒紙是大事,親戚朋友都要來,還要邀請莊眾村人,是要當喜事來過的,宴席須得豐厚,禮數須得周到,以此隆重感謝村人在老人去世之時的出力幫忙。

  我去的那天,是個滴水成冰的日子,他們邀請了城里飯店的大廚,上的菜倒是豐盛,八冷八熱一碗湯,雞啊、魚啊、肘子啊什么的都有。由于來的客人比較多,在院子里坐席,許多人凍得直打哆嗦,涼菜剛一上來,就結上了冰碴子;熱菜剛到桌上就熱氣全無。只有那盆熱湯被大家迅速分喝了,有些客人甚至連筷子都沒動一下,就離席告辭,對于許多人來說,這樣千篇一律的宴席,大概對他們沒有什么強的吸引力。那一刻,我倒是懷念以前的苫碗燴菜來,大冬天的,端上一碗熱氣騰騰的燴菜,既暖手,還解饞,比這看起來排場高大上的宴席,不知要實惠暖心多少呢!

  有些事物,流傳幾百年甚至上千年,是經過了時間考驗的,是有自己存在的科學性和道理的,有些東西,并不是新的就好。

  后來聽朋友說,他們將許多沒有吃的菜,都倒掉了,這簡直是浪費,豈止是浪費!

  不由得一聲嘆息!(李滿強)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869000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