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烏蘭古渡
2019年11月04日 09:28:59
來源: 蘭州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這次環騰格里沙漠草原絲綢之路北道考察之前,我和中國文學人類學研究會甘肅分會副會長、景泰縣文化館館長沈渭顯先生曾進行過多次溝通。沈館長對景泰歷史文化及各處絲路遺跡的熟悉自不必多言,沈館長為我們建議的考察行程幾乎包羅了景泰境內所有絲路遺跡古道,比如索橋古渡、明長城河西起點、烽火臺河西第一墩、媼圍古城、五佛沿寺、、會寧關、烏蘭縣遺址、永泰古城、紅水古城遺址、白墩子鹽池、白墩子烽火臺、營盤水——查汗池鹽池、營盤水——靈武(靈州)等地皆在考察之列。

  這次考察,我們從蘭州出發后,先走高速至蘭州新區,然后沿201省道,經陶家墩、五道峴、砂梁墩、甘露池、砂河井、雙墩、小甘溝、英武、大水閘、永川等地,直至永泰龜城。在朱家莊烽墩遺址和大敦煌影視城稍加逗留。當晚,考察團對景泰的考察行程做了最終敲定。先去索橋古渡,再去媼圍古城,然后是烏蘭古渡、五佛沿寺、會寧關、烏蘭縣遺址等,但人算不如天算,可惜天公不作美,去索橋古渡和媼圍城的計劃只能推后。

  說到媼圍城,古時候,就是由媼圍經居延置至姑臧城,當然,要想通過此地,必須要經過媼圍附近的黃河渡口,這條線路屬絲綢之路北線的重要組成部分。

  可以確定的是,早在西漢時期,會寧關、烏蘭關附近已經成為絲路北線的重要驛站。因為過會寧關,渡烏蘭津,就進入了河西走廊。會寧關、烏蘭關作為絲綢之路要道關津,在歷史上起過極為重要的作用。

  西北地理歷史研究專家劉滿教授對會寧關和烏蘭關有過多年研究。劉滿教授認為:“會寧關在今靖遠縣雙龍鄉仁和村的北城灘古城遺址上;烏蘭縣和烏蘭關在北城灘古城遺址西南的黃河對岸,即今景泰縣五佛鄉沿寺東南的黃河轉彎處。”

  著名學者嚴耕望先生也說過:“烏蘭關在烏蘭縣治,與會寧關皆當驛道,西東對夾黃河,具舟五十艘以待行旅,為西北極大津渡處。”

  在2014年7月份的“開拓與守護:絲綢之路上的白銀”研討會上,高啟安博士如此認為:早期烏蘭關稱作“烏蘭津”,有可能早在秦代,烏蘭關就是一處在內地較為知名的關隘。

  如此說,烏蘭津、烏蘭關、烏蘭渡、烏蘭古渡,本質上是一回事,是時間改變了人們對它的稱謂。

  次日上午,我們直奔烏蘭古渡口。當日,麗日高懸,碧空瓦藍,空氣中彌漫著微涼的濕氣,吸入體內只覺滿身清爽,讓人不由得想長長的呼吸幾口。沈館長先是帶我們來到沿寺渡口處。渡口不遠處立有一塊大理石碑,上述“沿寺渡口遺址”,細看方知是2014年12月立。沈館長說對岸是靖遠的雙龍鄉,沿寺渡口雖說稱不上繁忙,但因為雙龍鄉距離景泰縣城很近,渡口可以說日日不停。

  少許工夫,我們已行至車木峽村的烏蘭古渡口,河對岸即是會寧關。此處因北流黃河受到河西岸巖石的阻攔,遂折東流去,又受到東岸崖壁阻撓,折向西北流去,黃河遂在此拐了很大的一個彎,留下一塊突出部分,三面環水,唯有西面靠山,烏蘭關就在腳下這塊突出的拐點處。

  沈館長指著河對面說,那邊即是北城灘古城,即唐會寧關所在地。

  對于絲綢之路北線而言,唐會寧關屬重要關塞,是唐代十三個中關之一,因為如此,學界對于唐會寧關位置的探究和考證,特別是嚴耕望和劉滿先生,做了“無孔不入”、“有縫必彌”的考證。

  嚴耕望先生根據《元和郡縣志》和《太平寰宇記》的有關記載,對烏蘭關、烏蘭縣和會寧關的位置和相互間的方位。作出如下論斷。他說:“烏蘭關、烏蘭縣即在一地,或相去極近。會寧、烏蘭兩關相距四里,夾河并置,中為津渡也。”嚴耕望先生認為唐會寧關與烏蘭關所在地在景泰縣東北黃河大轉彎處。

  劉滿教授認為,關于會寧關、烏蘭關、烏蘭縣的位置和相互方位,是嚴耕望先生將這一問題理清,把自明清以來的錯誤說法糾正過來,但是嚴耕望先生所言過于模糊,劉滿教授遂在嚴先生的基礎上,對唐會寧關、烏蘭關和烏蘭縣的位置又作了詳細考證,劉滿教授認為:“會寧關在今靖遠縣雙龍鄉仁和村的北城灘古城遺址上;烏蘭縣和烏蘭關在北城灘古城遺址西南的黃河對岸,即今景泰縣五佛鄉沿寺東南的黃河轉彎處。”劉滿教授在所著《河隴歷史地理研究》一書中對烏蘭縣新舊址與會寧關三者之間的相互位置,進一步明確。劉滿教授認為:“原來設置的烏蘭縣和烏蘭關就應在會寧關西南四里處,即今北城灘古城址西南四里處的黃河西岸上。天授二年,因為烏蘭縣、烏蘭關‘舊城內沙石不堪久居’,‘移于東北七里平川’的烏蘭縣和烏蘭關,當在五佛鄉沿寺南的黃河河灣附近。”

  沈館長笑言:“1000多年前的這兩座雄關,會寧關就在河對岸眼前的山坳處,烏蘭關則已經踩在我們腳下。”沈館長的話把我的思緒一下子拉回到了千年以前。

  我最先想到歷史上的年代是北魏末年。時年,沉重的兵役與徭役使得各地百姓不得不背井離鄉,名號繁多的起義遍及北方各地,起義軍涵蓋了漢、匈奴、鮮卑、氐、羌、敕勒等各族人民,北魏的統治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持續多年的戰爭,雖說使得各個民族在戰斗中增進了彼此的聯系和了解,對民族融合也有一定積極影響,但是戰爭畢竟是戰爭,老百姓的日子更加難過,六鎮之亂就是實例。

  北魏的統治者對六鎮之亂的處置堪稱幼稚,不過,真正導致北魏滅亡的歷史事件是緊接著發生的河陰之變。河陰之變后,以高歡和宇文泰為核心的兩大勢力分別形成東魏和西魏,西魏不僅要面對東魏的進攻,更要防御西面吐谷渾的侵襲。對于這段歷史,《資治通鑒》是這樣記載的:“遣使假道柔然,聘于東魏。”《北史》中也記載道:“周文帝有疑心,元乃率所部三千戶,發渭州,西北渡烏蘭津,歷河、源二州境,乃得東出。”渭州東面是西魏控制的核心地帶,吐谷渾朱渾元只能通過西北出烏蘭津,沿河州、源州進入北方柔然控制的區域,借柔然道路通達東魏。

  兜了這么大的一個圈子,只想言明,烏蘭津那時即可渡三千戶,足見其渡口具有一定的規模,河運相當繁榮。到了唐代,會寧關與烏蘭關津的東西交通更為通暢,會寧關成為長安與涼州往來的交通要地。

  前文已言,會寧關是唐十三個中關之一,而《唐六典》中關于中關的標準是“有驛道及四面關無驛道者。”按照中關標準來分析會寧關,它并不在京城四周,自然也就算不上京城四面的關,那么,作為中關的條件就只剩下“驛道”這一條了,會寧關所在的驛道在哪里呢?對此,沈館長說,根據嚴耕望先生的研究,這條驛道就是“烏蘭路”。為此,我查閱嚴先生所著《唐代交通圖考》第二卷,文中如此記載:“烏蘭路者,烏蘭縣置烏蘭關,與會寧關西東對夾黃河,縣州五十待行旅,為西北極大津渡處,宜取名路也。路經烏蘭關及會、原、涇四州至長安,行程約一千八百里。”嚴先生在本卷中繼續闡述道:“自會州西北至烏蘭縣、烏蘭關直路一百四十里,而此關縣與會寧關相距僅四里之遙。”

  劉滿教授所著《河隴歷史地理研究》一書中也有類似的記載:“今靖遠縣城關鎮有一條公路通往景泰縣城的公路,這條公路從靖遠縣城關鎮往東北,經東灣鄉,再往西北經水泉鄉、石門鄉、雙龍鄉,在雙龍鄉境的北城灘北過黃河道景泰縣城。我們認為,今天這條公路的前身,可能就是唐代會州州治會寧縣到會寧關的驛道。”

  沈館長說,今天的109國道和308省道在靖遠縣境內部分實際就是劉滿先生所指的那條公路。

  我們在烏蘭古渡處觀望良久。對面的會寧關城、關墻遺址只可遙望。古時候,這兩座雄關之間的鬧騰繁忙場面,只能憑借想象了。

  返程中,透過車窗,沿途看到一個個烽火臺,有的烽火臺依然像一位剛烈的戰士,挺立著身姿,有的則幾乎成為一個土堆,像一位倒下的身殘志不殘的兵士,令人難過。偶爾還可望見一段段殘破的明長城,像一位孤苦衰弱的老者爬在那里,令人感傷。

  □楊文遠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189061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