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詩滿河山 經典流傳
2020年04月01日 09:39:23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羊皮筏子 郁婕  

????走進蘭州市博物館東展廳,“壯美黃河·詩意蘭州——全國百名書法家寫蘭州作品展”墨香詩韻相映生輝,古代及近代贊美蘭州的詩詞聯賦異彩滿堂。高適、岑參、鄧千江、王袆、湯顯祖、林則徐、左宗棠、譚嗣同、劉爾炘、于右任……一個個歷史名人的壯美詩句撲面而來,沁人心脾。一闋詩韻,一幕意境,讓我們打開歷史長卷,徜徉在古詩詞中的蘭州風采里。

????初唐四杰的盧照鄰,中唐“邊塞四人”的高適、岑參,晚唐的馬戴、鄭谷,或仰望蘭州,或蒞臨蘭州,寫下著名詩篇,收入唐詩經典。高適登臨金城北樓,目極遠方吟詩云:“北樓西望滿晴空,積水連山勝畫中。湍上急流聲若箭,城頭殘月勢如弓。垂竿已羨磻溪老,體道猶思塞上翁。為問邊庭更何事,至今羌笛怨無窮。”全詩現實與浪漫融合,抒發對壯美河山的贊嘆和報國安邦壯志未酬的感慨。

  岑參兩次從軍安西和北庭節度使幕府,西出東行,往來于迢迢絲綢古道,一腔愛國豪情揮灑于西部奇山異水。他在蘭州寫下即景五言詩《題金城臨河驛樓》:“古戍依垂險,高樓見五涼。山根盤驛道,河水浸城墻。庭樹巢鸚鵡,園花隱麝香。忽如江浦上,憶做捕魚郎。”以奇麗俊逸的筆調勾畫出蘭州臨河據險的雄姿和鶯歌燕舞的田園風光,蘊藉深婉,秀朗自然,是盛唐時蘭州太平景象的覽勝名作。

  盛唐時,蘭州樓閣聳起,寺廟相望,保存至今的蘭州莊嚴寺在晚唐詩人鄭谷《題莊嚴寺休公院》一詩中云:“秋深庭色好,紅葉間青松。病客殘無著,吾師甚見容。疏鐘和細溜,高塔等遙峰。未省求名侶,頻于此地逢。”

  蘭州鎖控西陲為兵家必爭之地。臨洮詞人鄧千江,見證了宋軍越過馬銜山擊敗西夏軍,奪取并保衛蘭州城的壯烈。10年的戰爭經歷,使他用千鈞力道,寫出名篇《望海潮·上蘭州守》:“云雷天塹,金湯地險,名藩自古皋蘭。營屯繡錯,山形米聚,喉襟百二秦關,鏖戰血猶殷。見陣云冷落,時有雕盤,靜塞樓頭曉月,依舊玉弓彎。看看,定遠西還。有元戎閫命,上將齋壇。區脫晝空,兜零夕舉,甘泉又報平安。吹笛虎牙間,且宴陪珠履,歌按云鬟。招取英靈毅魂,長繞賀蘭山。”詞句大開大合,雄渾豪邁,堪稱千古絕唱,聲震天下。

  大明王朝建立后,元朝悍將王保保圍攻蘭州城。明庭太傅徐達將軍奉命征伐,大戰蘭州東大門車道嶺。明代首位蘭州進士黃諫,將這一大戰錚錚朗朗地鋪展在他的史詩《鐃歌鼓吹》詞中:“伊昔戰定西,王師氣百倍。吹角塞城晚,揚旌山色晦。黃云動殺氣,戰鼓聲振地,桓桓熊虎隊,轟然自天墜。東西適爾遇,列云為相對……” 詞句力透紙背,氣勢如虹。這一戰贏來了數百年太平,在經年說唱中賦予了蘭州太平鼓傳奇的色彩。

  明代肅王移藩,蘭州成西北重鎮。洪武四年著名學者王袆奉詔出使吐蕃,往返蘭州,作《蘭州》詩云:“洮云隴草都行盡,路到蘭州是極邊。誰信西行從此始,一重天外一重天。”

  遠在千里之外的文學戲曲家湯顯祖在《送劉子極歸餉蘭州》詩中,一改“西出陽關無故人”的凄楚悲涼,而以“劉生西笑出蘭州,餉道封軺即晝游。雁勢連云侵岳影,蟬聲隔樹見河流。龍門泛雪誰邀賞,騎者吟秋我獨留。生長羌中慣橫笛,落梅疏柳詎關愁。”描繪出夢幻般的美景。

  蘭州雄踞西北,扼東西要沖。有“云雷天塹,金湯地險,自古名藩皋蘭”之譽。至清代,設蘭州府,又入駐陜甘總督府,辛亥革命后,蘭州成為甘肅省會。隨著政治地位提升,經濟發展,學教興起,文風大盛。清朝八大詩人之一的山東萊陽人宋琬,在出任隴西道僉事期間作《寄蘭州司馬趙紫垣》詩:“城郭皋蘭北,衙齋面翠微。雪中千丈駐,樹里五泉飛……”勾畫出蘭州四季景色,寄托獨在異鄉的淡淡鄉愁。

  清代江南華亭詩人倪蛻游歷蘭州登上皋蘭山頂,感懷而吟《蘭州雜詩》:“振袖上皋蘭,煙生閭井寒。山深連大漠,河急折回灘……”贊蘭州山之雄,河之美,嘆西陲路之險,行之難。浙江嘉興詩人沈青崖,司西安糧道軍務駐甘肅,以親身感悟,概括有致地在《蘭州》一詩中吟誦:“峻絕皋蘭路,東岡勢漸平。九邊通玉壘,萬里鎖金城。山抱高低色,河流畫夜聲。雄圖分百二,攬轡倍含情。”金城覽勝,情景交融,關河險山,意蘊深遠。

  浙江紹興詩人俞明震,任甘肅提使之職時,月夜登蘭州城樓,月明星稀,景影相映,望黃河隔岸諸山,賦五言長詩曰:“月中望黃河,滿目金破碎。沙堤不受月,因水得明晦。城影落山腰,雁聲出云背……河流去不回,明月年年在。斟酌古今情,幾人臨絕塞。”千山如鐵,萬物影動,月夜蘭州,多姿多彩。

  “短轅西去笑羈臣,將出陽關有故人。坐我名園觴詠樂,傾來佳釀色香陳。開軒觀稼知豐歲,激水澆花絢古春。不向官私皆護惜,平泉一記義標新。”這是鴉片戰爭后,林則徐被貶黜新疆經蘭州,在布政使署北花園寫的《程樵方伯德潤餞于蘭州二首》的第一首,抒寫園林美景,感謝盛情,并表達不忘稼穡農事,為官清正之心。其第二首詩:“我無長策靖蠻氛,愧說樓船練水軍。聞道狼貪今漸戢,須防蠶食念猶紛。白頭合對天山雪,赤手誰摩嶺海云?多謝新詩贈珠玉,難禁傷別杜司勛!”全詩憂國憂民,堅信他心中的“器良拔熟,膽壯心奇”強軍救國八字方針,先進的武器,膽識過人的將士,訓練有素的軍人,同心協力,才能徹底打敗敵寇。

  晚清四大名臣之一的左宗棠,任陜甘總督15年。他為總督府拂云樓題聯:“積石導流趨大海,崆峒倚劍上重霄。”修建園林,開放官方花園,題聯:“萬山不隔中秋月,千年復見黃河清。”在蘭州設立貢院,親自題寫匾額“至公堂”,題長聯:“共賞萬余卷奇文,遠擷紫芝,近搴朱草;重尋五十年舊事,一攀丹桂,三趁黃槐”。

  清光緒十年,湖南瀏陽譚繼洵出任甘肅布政使,18歲的譚嗣同隨父在蘭州度過了數年難忘的歲月。少年譚嗣同全家遷居布政使“憩園”,在那一片牡丹花園中,詩興蓬發。他寫《憩園秋日》:“小樓人影倚高空,目盡疏林夕照中。為問西風竟何著,輕輕吹上雁來紅。”他郊游賞景作《蘭州王氏園林》;“幽居遠城市,秋色滿南郊。野水雙橋合,斜陽一塔高。天教松自籟,人以隱而豪。為睹無懷象,若吟深悔勞。”真實地記錄了蘭州郊外煙村玉樹,田園流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耕生活。他走訪名勝古剎,賦詩《蘭州莊嚴寺》:“訪僧入孤寺,一徑蒼苔深。寒磬秋花落,承塵破紙吟。潭光澄西夕照,松翠下庭蔭。不盡古時意,蕭蕭雅滿林。”其雅靜肅穆,蒼林古風躍然紙上。譚嗣同先后11年,5次來蘭州,留下許多美好詩篇。

  雄關橋津,塔影河聲。金城關、中山橋、白塔山承載著蘭州歷史積淀。清代中衛知縣田均晉,登臨金城關關樓居高臨下,作詩云:“驚濤急浪打城頭,獨上河關百尺樓。遠樹不遮千里目,青崖白嶺古涼州。”出生在涼州武威的清代進士,著名文獻家張澍,往來于古道,感慨尤深,以洗練的筆鋒刻畫出古關的雄姿,詩曰“倚巖百尺峙雄關,西域咽喉在此間。白馬濤聲喧日夜,青鴛幢影出崗巒。輪蹄不斷烽煙靖,風雨常愆草木衰。回憶五泉泉味好,為尋舊日漱云灣。”

  “一塔凌空,群峰拔地,高低多少亭臺,樹高花香。”始建于元代的白塔山,勝景詩意。清代武威著名詩人陳炳奎登上白塔山,回望游人如織的山麓,詠嘆:“燒香白塔到云崖,回望浮橋水面排。儂自上來人自下,羅裙開處露弓鞋。”

  清光緒年間,白塔山下架起了萬里黃河第一鐵橋,成為蘭州城市標志。而2000年的歷史變遷,筏渡、船渡、冰橋、船索浮橋,連接著絲綢之路的暢通,千軍萬馬,千賈萬駝,橫渡黃河,其宏大壯闊令人驚嘆,中山橋頭聳立的將軍鐵柱是鎮遠浮橋的見證。

  蘭州五泉名山,唐宋興起,至明清大規模擴建。佛教古剎,錯落有致,歌臺水榭,曲徑通幽。明代詩人黃諫就贊曰:“水結禪林左右連,蕭蕭古木帶寒煙。共夸城外新蘭若,自是人間小洞天。”清初,山東膠州著名學者張謙宜,游五泉山登鬘云閣,滿山古木參天,佛寺道觀,濃陰霧繞,興筆題詩云:“曲檻排山骨,藤蘿四壁懸。苔青蓮葉下,樹老佛鐙前。石透云烝窟,泉深月在天。半空聞妙梵,孤磬隔溪煙。”

  清代臨洮著名學者吳鎮,宴飲五泉山,喜逢降雨,在其《邀飲五泉》詩中,別有興致地寫道“青笠紅衫上五泉,水竿風鐸響泠然。游人莫恨蒼苔滑,妙領山光是雨天……”詩人陳炳奎《竹枝詞》中寫道“聞說五泉浴沸開,紛紛游女到山隈。見人佯作含羞態,卻向行人多處來”。詩句饒有風趣地表述了當時佛事旺盛,游人如織的生動場面。

  蘭州著名學者劉爾炘,晚年集中精力主持修葺擴建五泉山建筑,他構思設計撰寫在各處的楹聯牌匾,高雅、明心、通達、哲思、風趣、樸實。他題文昌宮聯:“莫只貪身外虛榮,忠孝性天真爵位;倘能有眼前神悟,山川云水大文章”。題臥佛殿聯:“還不起來么,此等功夫,怕是懶人都藉口;何妨睡著了,這般時代,倘成好夢亦歡心。”題摸子泉聯:“糊糊涂涂將佛腳抱來求為父母;明明白白把石頭拿去說是兒孫。”……精典詩聯隨景而詠,滿山有聲。

  民國著名書法家于右任,懷著對甘肅的真摯深情,三次蒞臨隴原大地。20世紀40年代赴敦煌考察,返蘭途中,被古道村景打動,在《金城西還》詩中贊曰:“金城西去玉門還,莊浪河東欲曉天。萬紫千紅冰雪里,拼將血汗染山川。莊浪至蘭州道中果園甚多,紅紫相間,蔚為大觀。”春風吹拂,桃紅柳綠,蘭州處處似江南。

  甘肅著名教育家水梓在《永登遇雨》詩中爽朗地吟詠:“秋涼天氣賦長征,碧樹青山目送迎。莊浪河流風物好,夕陽雨后喜新晴。”

  中國近代教育家羅家倫,1941年任西北考察團團長,西行途中寫下小詩《由永登赴武威途中》:“驅車追落日,日隱前山背。屋形似古堡,疏楊寫晚意。”感受了西部異域風貌。當冬天降臨,他返回途中從永登改道通遠驛至大通河與湟水河交匯處,乘坐羊皮筏從湟水入黃河漂流百余公里而下。在《享堂峽赴蘭州途中即景》詩中陳述:“山挾水東流,寒林集凍鳩。冰擁皮筏子,栽雪下蘭州。”

  文化是城市的魅力,是城市的靈魂。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中國詩詞和中國書法自古藝術融通。觀賞“全國百名書法家寫蘭州作品展”精品力作,俊逸沉雄,磅礴大氣,宏大的詩文與書風渾然一體,筆墨洋溢激情,如黃河之奔騰,如水車之悠悠,如蘭山之巍峨,如五泉之清流。細細品讀,含思蘊藉。歷史孕育文化,文化反映歷史,底色厚重的蘭州,勃發著新時代的活力。絲綢重鎮,黃河明珠,璀璨奪目,雄風猶存。(韋孟穎)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797511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