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趣話蘭州方言
2020年06月04日 11:35:18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蘭州鎮遠門》 (王鴻慶繪畫)

  十里不同風,百里不同俗。

  甘肅省地域廣闊,經度跨度大,所以形成了很多方言分支。隴上方言向來特色十足,每個地方都有自己不同的讀音和聲調,獨特的詞匯和固定詞組,更有很多差別性的語法形式。

  讓我們在隴上各地的趣味方言里,品品地道的家鄉味吧!

  蘭州方言,或者說“老蘭州話”,是大西北主流語種之一。它源自中原,在蘭州大地上流行已經有2000多年了。

  蘭州方言發音古樸醇厚,與普通話的四聲有所不同。比如過去,蘭州人發音存在“ń、l”不分的現象,普通話中的“牛奶”,蘭州話常讀作“六來”,讓聽的人有些哭笑不得。普通話讀作第二聲的,蘭州話則讀作第四聲。例如:“黃河”、“成材”兩個字都是二聲,蘭州話則讀作兩個四聲。普通話“姐姐”“美女”是第三聲,蘭州話則讀作第二聲。“命運”“剃度”普通話都是四聲,蘭州話則讀作第三聲。

  還有一些特殊的讀音。例如“下”,蘭州話讀作“哈”; “咸”讀作“含”;把“書”讀作“夫”;“做”讀作“足”,“啥”讀作“薩”,“去”讀作“期”。“了”讀作“嘮”。“做啥”讀作“足薩”。要是說得快一點,連起來,就成了蘭州話里面特有的“足啊”,“你足啊期嘮唦”。

  老蘭州話的詞匯簡練而又獨特。“滿福”:圓滿、充足、滿意的意思。“捋順”:順暢、順利,遂心如意。“跌辦”:籌措、實施、進行或完成之意。“亮豁”:對豪爽俠義、慷慨大氣的贊揚。“喧關”:談話、聊天,雙向或多向交流的場景。“攢勁”:過硬、正確有力或很好。“啰憐”:事情被動、處境麻煩,或者面對很多拖累。“破煩”:煩惱、發愁,或者事情很麻煩。“下茬”:特別使勁、特別努力。“夯客”:傻瓜或智力不足的人。“抽抽”:蘭州人對口袋的特有稱呼。“光陰”:錢財、收入或者外快。等等。

  蘭州方言中還有一些讀音特殊的詞語。例如“沃頁”,意思是心情舒暢、愉快。“葛潔”,意思是做事干凈、嚴整。“唏不”,是“非常”“很是”的意思。“木(沒)治”,沒有辦法的意思。疑問句后便常常加上“唦”“哩唦”“哩嗎”等助詞。了解到這些特點,就容易聽懂蘭州話了。

  蘭州方言里面有不少非常精彩的詞語,最能展現蘭州人豪邁爽朗的族群性格。例如,說某個人敢作敢為,就用“臟腑硬得很”來形容。而比喻心狠手辣,那就說“葉子麻得很!”說誰表態痛快,那叫做“拍個康子(胸膛)”。比喻誰善于乘機撈便宜,就會說這是“抬腳割掌子”,防不勝防。要是批評哪個人做事呆板或者認死理,就會說“你這是死治司馬懿”,一點兒靈活性都沒有。蘭州人常愛說:“鼻子擤到嘮浪去!”就是說,你少管閑事,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總之,這些詞語通過形象的比喻、借代的方式,既能夠把意思表達的非常到位,聽上去又很風趣幽默。

  蘭州話里還有很多精練的俚語,世世代代傳承不息。例如:

  遇到困難或者矛盾時常說:“多大地個事唦!”表達了不屈不撓、樂觀豁達的良好心態。

  對做事過頭的人善意提醒:“啥事做個差不多!”是勸導別人也提醒自己,做事把握適當分寸的常用詞語。

  說兩個熟悉親切而又經常發生爭辯的人:“姑舅兩姨,不見嘮想哩,見嘮嚷哩!”勸喻人們正確處理分歧,增進友好和諧。

  親友或者熟人之間常說:“你把人愁倒哩!”這是一種善意婉轉表示不支持,或者提醒的常用詞語。

  這樣語句還有不少,例如:“教下的曲兒唱不成”。比喻照本宣科往往會誤事。“干指頭子蘸鹽”,指不想付出代價卻想得到利益或好處。“豆腐攪成肉價錢”,是做事不計成本,付出過高代價。“往秤上看,不嘮(要)往肉上看”,意思是處理事情要抓住主流,不要因小失大。

  總而言之,蘭州方言雖然古樸,但是它相當成熟完善,也就是說,沒有蘭州方言表達不了,或者表達不到位的意思。它是經歷了長期的歷史積淀,融合了古代秦聲、很多少數民族詞語和各地移民帶來的語言特色,才最終形成的語言系統。

  蘭州方言風趣爽朗的特點,受到藝術工作者的青睞。上世紀80年代末,軍旅藝術家張保和先生創作了一系列蘭州方言快板,其中《夸蘭州》《說二姨》等,繪聲繪影活靈活現,膾炙人口廣受歡迎。其后同是軍旅藝術家的王海先生,面向社會普通人的生活拓寬創作路徑,把蘭州方言運用到相聲表演,以他詼諧幽默的手法,創作出《蘭州往事》《蘭州老街》《男人難》《前進的方向》《輕飄飄的生活》等段子,風靡一時傳遍大街小巷。而現在在蘭州廣受熱追的DJ王師傅,也是憑借一口地道的家鄉話吸引了很多的年輕粉絲。

  蘭州方言很早就引起了中外語言學家的注意。古代學者西漢揚雄、東漢許慎在他們的著作《方言》《說文解字》中,都提到了歷史上蘭州的所在隴西郡方言。近代蘭州文史學家張國常、慕壽祺等人,也曾經在他們的地方史志著作中,專門收集注解了蘭州方言的常見詞匯。

  民國初年,瑞典學者高本漢首次用現代語言學理論調查蘭州方言音系。在法文版《中國音韻學研究·方言字匯》中,把蘭州方言作為26個調查點之一,標注了3000多個字的聲韻拼式,為后來研究蘭州方言語音系統奠定了基礎,從此讓蘭州方言受到國內外語言學界的高度重視。

  上世紀80年代開始,蘭州方言研究有了巨大進展。蘭州大學趙浚、張文軒教授,著成《蘭州市志方言志》,讓蘭州方言的研究有了系統的范本。在著名語言學家張振興指導下,張文軒教授與甘肅方言研究所所長莫超,按照《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的要求,經過幾年艱苦的努力,《蘭州方言詞典》終于編成付梓,讓蘭州方言登大雅之堂,有了權威的通行標識。

  蘭州方言在歲月滄桑中生生不息流傳變遷。改革開放以來,蘭州人民與時俱進,開始由說半蘭州半北京的“京蘭腔”,逐步演變為規范的普通話。但是在親人之間、熟人之間,開口暢敘的,依然是親切溫馨的老蘭州話。

  筆者是土生土長的老蘭州人,對家鄉的方言有一份深摯的情感。現在年紀大了,反而經常回想起小時候我們口頭傳唱的一些蘭州話兒歌。

  小伙伴們在一起手拉手舉起來做翻身游戲的時候,嘴里唱著:

  “油馃油馃翻油馃,翻不過嘮(了)跳黃河。黃河干嘮,杏皮子酸嘮!”

  玩著玩著天下雨了,于是小伙伴們又唱道:

  “天爺天爺大大地下,黃米麥子五十大,蒸下的饃饃車轱轆大!”

  那時候人們生活條件差,家里來親戚了怎么招待有些尷尬:

  “尕當尕,羅面面,阿舅來嘮做飯飯。搟白面,舍不得;搟黑面,羞人(丟臉)哩;搟豆面,粘案板。殺公雞,叫鳴哩;殺母雞,下蛋哩。殺狗哩,阿舅聽著就走哩!”

  有一段《撇花花手》兒歌,簡直是那時候市井百態的鮮活畫卷:

  “撇(拍)花花手,打連秋(秋千),你彈弦子我喝酒。曹家的姑娘會打扮,絲線簾子綰纂纂(發纂)。墨色袍子紅臉蛋,尕尕腳兒兩點點。前頭梳了個墨鬏鬏,后頭梳了個彩鶴樓。彩鶴樓上喝酒哩,打掉杯子賴狗哩!”

  這些詼諧幽默的蘭州方言,什么時候聽起來都倍感親切,它既是蘭州人之間契合情感的最佳媒介,也是承載蘭州和諧包容人文精神的重要載體。

  愿我們每個蘭州人,即使半生行至四海,也能不忘兒時鄉音。(文/王立仁)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072658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