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平涼方言雜談
2020年11月10日 15:57:08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有外地朋友來平涼,席間閑談,大家提到對某人的評論,用了大量平涼方言,聽得外地朋友一頭霧水,解釋半天,方才恍然大悟。大笑直道平涼方言生動、形象、有味道、有嚼頭。

  先說這形象、生動。如評論一個人,負面評價經常可以聽到吊吊灰、地螻螻、鬼鉆子這樣的描述。啥是一個吊吊灰?就是過去老屋房梁上蜘蛛織出的網時間長了,黏上了灰塵,吊在了房梁上,飄來飄去。意思是說這個人不實在,說話做事不靠譜。地螻螻是指一個人熟知當地情況,特別有活動能力。鬼鉆子,是指農田里的一種叫地螻蛄的蟲子,鉆在地下偷吃莊稼根的能力特別強。形容做事情特別機靈,有韌勁。外地朋友聽到這些解釋,哈哈大笑,說形象、生動,平涼人觀察得細致,形容得到位,應用得恰到好處。

  再說這有味道、有嚼頭。話說有人家添了一個男娃娃,村上的小輩人說,聽說大人家的媳婦子生了一個月娃子,娘母子都婑冶著呢。月娃子還是個能能子,臉蛋子白處處的,嘴唇子嘟嚕嚕的,眉眼毛欻欻的,饒見了,有人么人就還哉個嘴。呀,人家還是個有家子,月婆子用的碗碗子、盆盆子都是細瓷的。這句方言讀起來不僅朗朗上口,而且特別有韻律,動、名詞重疊,語言美氣、味道十足,把一個嬰兒聰明伶俐、可愛模樣以及家境全部融在了方言之中。方言中的“大人”特指家族中的長輩,“媳婦子”指大人的兒媳婦,“婑冶”是好的意思。“能能子” 是聰明的意思。“哉個嘴”是親一下嬰兒的意思。“有家子”是家境好的意思。了解了這些方言就把一個長輩家得了兒子后,人們評價孩子長得心疼,還是一個肉乎乎的胖小子內容明白了。方言雖土,但是聽著方言韻味,還是很有嚼頭的。

  平涼地處陜甘寧交會處,平涼文化的底色由三秦、關中、隴右組成。 “三秦”之稱始于秦漢之際。公元前206年末,在今陜西臨潼區新豐鎮附近的鴻門堡,發生了中國歷史上最富有戲劇性的重大事件,即《史記·鴻門宴》所講述的故事。據《史記》卷七項羽本紀記載,項羽滅秦,三分關中。封降將章邯為雍王,都廢丘(今陜西興平),領今咸陽以西寶雞地區和甘肅東部地區;封司馬欣為塞王,都櫟陽(今西安市閻良區武屯鎮東),領今咸陽以東渭南地區;封董翳為翟王,都高奴(今延安東北),領今陜北延安地區,它們合稱“三秦”。“隴右”最早約出現于漢末魏初,但溯其淵源,“隴右”一詞則由隴山(六盤山)而來。古人以西為右,故稱隴山以西為隴右。古時也稱隴西。唐太宗貞觀元年(627年),分全國為10道,以東起隴山,西達沙洲(甘肅酒泉)的地域始設隴右道。唐睿宗景云二年,以黃河為界,東設隴右道,黃河以西地域設河西道。隴山的地區隴山以東的平涼、慶陽二市,習稱隴東。隴右文化圈正好處在西域文化圈與西秦文化圈的交界地帶。

  三秦、關中、隴右三色文化,使平涼五東縣更側重處于“三秦文化”的西秦文化。而隴山以西的靜寧、莊浪兩縣更貼近于“隴右文化”。所以,平涼市境內的方言在語音、語匯等方面與西安方言有相通之處。同時,平涼方言屬北方官話西北方言區,在全境總體上是通用的,但是各縣(區)尤其是邊遠鄉村,在語音等方面也存在明顯的差異。如,以六盤山為界,西兩縣的靜寧、莊浪縣與東五縣(區)的崆峒區、涇川、靈臺、崇信縣及華亭市之間的方言語音差異還是比較明顯的。

  如,陜西人經常說的“撩扎了”,在平涼的方言中多有出現。如,說一件事情辦得十分滿意,就會說“撩得很”。“撩”的方言隨著時代而變。如,說某人本來就沒有什么本事,卻偏要充自己神通廣大,借錢耍闊的,有人評論道,某人“撩”得很,是一個“撩片子”。這個“撩”的意思就變化了。有人考證,這個人是一個“撩片子”,是有出處的。上世紀60年代,平涼有一軍工廠的產品廢料,被人們廣泛用做雞窩門,做菜地、小院圍墻,人們約定俗成將此物稱之為“料片子”,廢物再利用本是好事,但被用作方言中的“撩片子”,便有一些貶義詞了。這個“撩”字含義在方言中的變化,也是平涼與陜西方言在時代變遷中出現的差異。

  平涼以六盤山為界,東、西縣(區)方言的差異還是比較明顯的。如東五縣(區)方言中說“胡吹冒撩”,形容某人說話不著調,莊浪、靜寧西兩縣的方言是“胡吹冒諞”。東五縣(區)的人把做生意叫“謀光陰”,西兩縣則是“挖光陰”。 莊浪人方言把浪費叫“篩花”,把可憐叫“不當”。靜寧方言把苦叫“鬧”,把故意找茬叫“耍辣子”。涇川方言把那邊叫“吾達達”,這邊叫“那達達”。崇信方言把睫毛叫“眼眨目”,鬢角叫“耳眉洼”。華亭方言把出丑叫“倒臊子”,把爭論叫“打當當”。靈臺方言把哪里叫“阿達”、把那個叫“霧個”。崆峒區方言把打盹叫“丟盹”,把拉家常叫“咣閑”。

  在平涼方言中,有許多直截了當,一聽便知的。如會武術的人,被稱作“拳棒手”“武把子”。做小本生意的被稱作“賣麻糖”“焊片(音pia)子壺”,也有成不了大事的意思。方言收割玉米叫“剁玉米”,剁的動作幅度大,用力猛,一刀只能砍下一顆玉米,用剁字不僅直接,而且極為恰當。如收割蕎麥,方言為“攬蕎麥”。一個攬字,形容出勞動者向前傾斜收割蕎麥的姿勢,也勾勒出了一片蕎麥稈隨著鐮刀落下收攏在一起的勞動情形畫面。收割苜蓿,方言叫“殺苜蓿”“刮苜蓿”。修剪果樹,方言叫“劁樹股”。

  但,也有許多平涼方言字義晦澀,比較難理解。如,“土錘”,原來指小孩子渾身上下都是土,也說是土賊。現在人們說某人是土錘,實際上是說思想觀念保守,沒有眼界。“土兒磨缺”,指無精打采的樣子。“掫猴子”,原指木偶戲,生活中指傀儡。形容一個男人能干,叫“狠人”“爭人”“婑冶人”,把身體健壯、有力的男人叫“尨實(mang shi)”。贊美女人秀麗端莊,叫“干淑、干散、翠活”。一口氣叫“一個尺子”。一模一樣叫一勺一碗。

  用平涼方言說歇后語更是有意思。如,安口窯搬家——有罐罐呢。碟碟里舀水——一眼瞅透了。木匠加楔子——憑膠(交)呢。石頭蛋子腌咸菜——一言(鹽)難盡。

  話說上世紀六十年代,兩個相鄰村的老哥們見面議論起剛選上的生產隊長 。一番對話,把平涼方言表現得淋漓盡致。老哥說,兄弟,你們隊上選下(音ha)的隊長,人攢勁得很,做事鋼八硬正的,瞅著都是一個婑冶人。老弟說,老哥,你隊上的隊長也不差勁,你瞅人家那胚胚子,就攢勁得很,頭如鐘,眼如燈,走如風,見了老虎敢打架,就是個撩人、干大事的人么。老哥說,當當的,頭晌地,過去兩三天做(音zu)不完,而今(音geng)日頭還沒到當午呢,收拾的利利當當了。關鍵是隊長帶頭弄呢么。老弟說,咱隊長也和你隊長是一個尺子,瞅著是個涼性子人,其實性子焦得很。做(音zu)事狠,兩場麥子一場碾,像喝涼水呢,眼眨毛都不擠一哈。

  我這“一尺哈子”說了這么多平涼方言,不知道讀者能讀懂多少。如果讀不懂,就請讀者來平涼,在當地的氛圍里感受地道的平涼方言和濃濃的鄉情鄉音。(文/惠程華)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721336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