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新華網甘肅頻道 >> 隴上書畫 >> 正文
正是陽關雪滿山
2020年12月10日 11:27:56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新華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到QQ空間
【字號: 】【打印

  進入隆冬時節,廣袤無垠的戈壁灘就像一座天然的冰窟,讓人舉步維艱。渥洼池水面已基本冰封,只有周邊來水口還沒有冰凍,而且還嗞嗞地往外冒熱氣。綠頭鴨家族正在水里游玩,旁邊還有幾只大天鵝慢悠悠地梳理羽衣。

  當我們走近陽關時,天空突然彤云密布,朔風漸起,紛紛揚揚的雪花隨之而來。剛開始,雪花零零落落,又小又薄,又輕又柔,就像一片片小小的羽毛,心不在焉地隨微風亂蹦。不久小雪花猛然就變得筋道厚實起來,一團團,一簇簇,仿佛無數扯碎了的棉球從天空翻滾而下,整個世界都變得迷迷茫茫的,一片靜謐,一片祥和。

  沒過多久,風奇跡般地停歇了,周遭就只有簌簌飄落的雪花和我們渺小的身影,天氣也比以前溫潤了許多,這正應了那句“下雪不冷消雪冷”的古話。密集的雪花前仆后繼地落在戈壁灘上,“咝”的一聲就沒了蹤影,但戈壁灘上已經是淡白一塊,淡黃一塊兒,泥土和干草在雪水的滋潤下,不斷散發著馨香的氣息撲鼻而來,久違了的感覺撩撥著我的思緒和記憶。

  說實話,對于這場陽關雪,天公沒有一絲一毫的預兆,就像好久不見的故友,突然造訪,讓人意外,讓人欣喜,讓人溫暖、讓人親切。我們頓時童心大發,忘記了周身的寒意,快速地爬上墩墩山,對著關口和長城大聲吆喝。抬頭再次望天,只見白茫茫一片。碩大的雪花,仿佛天女散花般,簇擁著交織著從天穹簌簌而下,我們就被結結實實罩在雪花里。我趕忙伸出雙手,掬起一捧捧飄落的雪花,輕輕一吹,雪花紛紛飄離我的手掌,輕輕一呵,雪花隨即滑過我的手指,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心里一陣悸動,腦袋里突然想起一句話:“雪是雨的精靈!”真的,這話說的太有詩意啦!

  當我站在墩墩山烽燧旁舉目四望,只見四野迷茫,雪花沒了風的干擾,由著性子肆意翻飛,那種“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的視覺盛宴,終于在這古老的關口拉開了帷幕!遠山、戈壁灘、斷長城、陽關都慢慢被皚皚的白雪覆蓋,綿延的沙山,也隱去了它溫柔的曲線,茫茫雪原倒映出它的偉岸。陽關腳下的渥洼池、野麻灣幾片湖水在白雪的依偎下靜若處子,含情脈脈,若伊人眼中一汪清澈的秋水。我想,遠在漢唐帝國,高聳的墩墩山要么薄霧繚繞,要么白雪皚皚,因為只有這樣的山,這樣的水,才能撐起一代帝國的脊梁。

  在雪壓陽關的天籟中,我們繼續向古董灘對面的南山前行。茫茫黑戈壁褪去了冬日的荒涼,哪怕只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沙丘,亦能在白雪的掩映下錯落有致;哪怕只是一株干枯的駱駝刺,亦能在積雪覆蓋下,猶如一朵巨大的蘑菇別有情趣。回頭再次瞭望霧靄中的陽關,真可謂“關山萬里雪,蒼茫一色間”。我的思緒猛然鮮活起來,真切地聽到了金戈鐵馬深處的憂嘆:“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忽然又聽到陽關道上的陣陣駝鈴,駝鈴過處,只見高昂的駝首上,來往商賈的衣帽上,已經堆積了一層厚厚的積雪,陽關古城外雪壓胡楊,楊柳折腰,“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莊嚴肅穆的古城樓上矗立著好多人。我趕緊抖落額頭的積雪急切地尋找,遺憾的是,始終沒看到從渭城趕來的元二,也沒看到王之渙、王昌齡和高適,但我卻真實地看到一個背影,他身著長衫,正在揮手告別即將入關的故友。

  陽關古道上,一位故人,正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帶著滿身的酒氣上路了。關山萬里雪,蒼茫一色間。馬蹄不斷踩出的積雪在飛揚,頭頂碩大的雪花在飄揚,一道剪影就這樣永遠被定格在盛唐的詩歌里。(麻守仕)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動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844265
特级一级毛片免费视频_特级a午夜不卡免费视频_特级毛片不卡片免费的